追蹤
<b>慾望之翼~張曦勻Claire高潮飛行</b>
關於部落格
我忘了為何能寫文,應該說那叫做天份,就跟你看見女人就興奮一樣,自然而然的.我忘我為何能感動你.或許我只是潛藏你心裡的寄生蟲,騷動了你欲言又止的貪愛狂蝕.我忘了何時開始說髒話,也許老天爺許我應該自己做自己,無謂你的喜好與厭惡.我愛自由飛翔,如我愛享受生命隨時隨地的任何一種高潮.



_uacct = "UA-435843-1";
urchinTracker();
  • 13857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2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追蹤人氣

自己的快樂悲傷,由自己決定

當不是生理期時會感到煩躁”啊乍”,我不得不想:我是不是老了…。
仔細想想也沒人惹了我,也沒啥不開心,那到底在煩些什麼??
才發覺我在跟自己生氣。
只是有些事超乎自己期待的落差,只是有些事不如期待中的進行順暢,所以沒油來的莫名煩悶起來。
說穿了,是自己給自己找麻煩。
 
記得前幾年在職場上遇到令人不悅的機車上司。
部門的那個可愛小美眉,常被搞到按耐不住想辭職。
有一回她問我:「claire,為何那種人這麼過份惡劣,對著妳做卑劣的事,妳卻能不動怒。」
我認真的想了想,其實我比他們都討厭這個人,但我卻是可以每天和他對坐著安穩上班,專心作事的人。
是因為我眼中沒有他?還是我忍耐力超乎常人?
其實都不是。
我僅是覺得「看破」這個人。
 
有時候看破這個人,無論對他的評價高低,你就知道最糟會發生什麼事,一旦不覺得處在極度不安全的環境中,就不會升起憤怒和抵抗的情緒。
當時這男人據說因為我的一封信件,氣到全身發抖。
而信件中,我只是善盡職責的就我的工作專業提出建議,至於他為何如此生氣?我想如同上述所言,應該是我釀造了一個讓他不安全感的工作威脅氛圍。
我忘了再豬頭的主管有會有自大和自卑的性格,有些事戳破了更讓人腦羞成怒。
或許,現在的我不會再這樣愚蠢的跟頂頭主管對上,甚至不會為了真理而義無反顧的堅決表達。
甚至對於年紀輕的朋友們,我也不鼓勵效法我當年的行為。
但我仍會冷靜的做著我該做的事,只是方法不同。
 
猷記得那時小美眉跑來告訴我:「聽說豬頭收到你寄給全公司的回信,氣到全身發抖耶,怎麼辦?」
怎麼辦?一個人要自己氣到全身發抖,跟我們啥關係?
我既沒有出言不遜也沒有口出穢言,他要動怒生氣,我們應該要負什麼責任?我不懂…。
 
既使到現在我仍覺得,自己的快樂悲傷,應該自己負責、自己決定。
每件事你都可以選擇快樂與不快樂,誰也控制不了你。
但若把對自己情緒的控制權交給了別人和環境,那鐵定是像我今天一樣,啊乍煩悶…。
若要說誰造成你的不快樂,都是藉口與逃避的屁話。

以前跟男友吵架我會想去找到誰造成爭端的起源,但現在我倒會先對自己的激動情緒道歉,因為無論怎麼事件,我的情緒被波動而憤怒回應,單就這個點上我想我就該道歉。
 
學著在不安時把心放回安定,的確是很難的課題。
多數時候我們都在試著誰來幫忙挽救自己,或者期待環境產生一些愉悅的好事。
期待落空了,心情更down…。
所以和男女朋友吵架了,就想著若他來道歉,我的心情才會好起來。
若好死不死,對方就是硬生生不來,並且手機關機搞個失蹤,那原來不安的情緒更要高漲,氣到發抖也不為過。
但,這樣真的好嗎?
 
至少我是不喜歡這樣的情緒品質。
所以開始要練習,練習隨時把心安頓好。
但,這真的好難,經常我們終其一生,就是要練習這件事。
修行的一個同事告訴我:「無為不治可不是擺爛,師父說那是要安著心去觀察而不做評論,不被波動。」
是的,感謝這位大德開釋。
即使很難,但懂了,就能開始練習著,不是嗎?
 
晚上回家路過中庭,聽到昆蟲的叫聲,是蟬還是壁虎?
啊,請原諒我的無知。
但我卻覺該停下腳步,聽聽這特別的聲音,吹吹秋天涼爽的晚風…。
舒服是因為環境,更是因為心有了一種安穩下來的寧靜。
練瑜珈時老師說過,要練習氣不浮躁才能安心。
這聽來像個玄學,卻也是個不變的道理。
深呼吸一口。
若做不到立即釋然,至少我們能讓不開心早些散去…。
 
我想起每次到了廟裡除了求個平安保佑,總是說:請賜給我一個安定的心,有足夠智慧處理一切。
30歲以前我們學著和別人相處,30歲以後,我們更該學著面對自己和自個的心相處。快樂與悲傷,就讓自己來決定吧!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