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b>慾望之翼~張曦勻Claire高潮飛行</b>

關於部落格
我忘了為何能寫文,應該說那叫做天份,就跟你看見女人就興奮一樣,自然而然的.我忘我為何能感動你.或許我只是潛藏你心裡的寄生蟲,騷動了你欲言又止的貪愛狂蝕.我忘了何時開始說髒話,也許老天爺許我應該自己做自己,無謂你的喜好與厭惡.我愛自由飛翔,如我愛享受生命隨時隨地的任何一種高潮.



_uacct = "UA-435843-1";
urchinTracker();
  • 13848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深層溝通回溯催眠學習日記2—久違了,我的心

課程開始進入了重頭戲,今天的實作就要開始進入到雙向部份。
不再是單向的放鬆催眠部份,開始有著興奮的期待…。
會不會我根本進不了?
不過,在雙向回溯中唯有信任對方,才能順利把自己的內在積壓情緒原因點找出來清除掉。
就像你想找人傾吐心事,除了找個信任的人之外,你必須把自己安心的交給他,才能好好的盡情的哭出來。
同樣的,回溯催眠也是。
你願不願意先卸下心防,願意開始面對自己內在的緊張或者脆弱,願意在幾個小時時間中,去探索自己以為忘記的那些記憶深處?
 
朋友若知道我正在學習這樣的技術,都會問:不會回不來吧?
這是我們從電視上看到催眠表演的錯誤觀念,那些舞台表演的方式誇張了催眠的情況,其實,平日我們看的電視廣告又何嘗不是一種慢性的催眠。
催眠回溯的當下,是非常清醒的,絕無回不到現實生活的障礙。
 
每一次實作練習時,我只是很乖的跟著指令要我想像去花園,我便立即跳出自己進入花園的景象,看到白雲,我便連結到平日從窗外看到雲朵飄過的柔軟舒適…。
終於,我發現!
這一年來覺得少了什麼寫作的「感覺」,其實,全然因為我不夠放鬆。
不是身體的不放鬆,而且是「心」不夠放鬆、不夠柔軟。
當心不夠放鬆,對所有事情就不容易產生感動,日子依照經驗值的運作仍然平順與穩定,但曾經聽到一首歌、一句話,便能創作出一篇好文章的我,就被「失去感覺」的這一年所吞蝕於無形。
然而,在學習回溯深層溝通的同時,意外發現這個我疑惑好久的難題,居然在我聽著同學念催眠稿,慢慢把想像力找了回來。
 
我們的身體和心靈,經常是分離的。
勞動身體努力工作賺錢時,經常是拋棄了心。
起初夜裡我們還會看著電視電影,有所感觸掉淚,聽一首歌想起一個人、一段往事…,慢慢的,看著電視按著遙控器,只是把聲音畫面塞近腦子裏,因為實在不想再做花腦筋的事。
最後,躺在床上不是翻來覆去睡不著,就是一夜亂做夢,比沒睡還痛苦。
這些,都只是因為身體和自己的心,分了家。
誰也找不到誰,誰也看不見誰…。
 
「預見未知的自己」一書說到現在流行的瑜珈、步禪或者運動跑步,其實都是利用身體的運動找回和心對話連結的管道。
每一個瑜珈動作的伸展,身體的何處疼痛都需要用心感覺。
每一個跑步的節奏,都需要用心去感覺呼吸換氣時身體的反應。
從前,我很難懂瑜珈老師老是在每個動作延展時說:「感覺一下哪邊酸痛。」
就很酸痛啊,我心裡想,只覺這動作怎停頓這麼久。
這便是我用感官去理性思考問題,動作做了,卻沒把心帶到。
 
這天吃了晚餐後,老師便要我們抓緊時間練習。
抓對廝殺。
美麗文跟我同一組,常聽她分享自己曾經作為個案的回溯經驗,我也覺得把自己安心交給她。
簡單放鬆後我就開始回溯。
我依稀聽著旁邊那組同學談話內容,自己卻在進到幾個最重要的場景時,掉了眼淚。
 
我當下心想:這件事不是覺得過去了嗎?怎麼我哭了??
別開玩笑了,我是從不人前落淚的,我怎麼哭了?
更有趣的是,當回溯到小時後類似的場景時,我跳回了小時候爸媽出國,小阿姨來陪伴我們的場景。
 
天氣好的很,我在二樓的房間拿著彩色筆畫我的畫本。
我愛黃色,這麼顏色鮮明的感覺,塗到太陽上吧,這可是我晒陽光最舒服的感覺。
豈知,才塗到一半,我那大我足足六歲的哥哥,一把把我的畫本搶去。
「太陽是紅的啦,妳畫錯了!」他拿著紅咚咚的彩色筆把我親愛的太陽,一次全染紅了。
 
我傻了,我的溫暖的黃澄澄太陽不見了!
我不要紅色的太陽啊!!(如果是現在,我ㄧ定會在發語詞加上一句:『他媽的!』但是才4歲多的我,那懂得表達這麼鏗鏘有力的字眼)
 
於是…我的黃色太陽被綁架了,而且回不來。
記憶中的我,嚎啕大哭…。
 
我聽到小阿姨安慰我說:沒關係啦,紅色也是太陽。
同時他轉過身罵著哥哥:她想圖黃的就讓他塗黃的啊。
 
我仍然繼續哭著,嘴裡說著:我的黃色太陽不見了!我就是想要黃色的。
 
當下的感覺,對於被威權逼迫的自己,看來是無力抵抗,除了哭我沒有其他宣洩方式。
回溯時的我,也哭的鼻涕都滴下來
(腦袋同時有個想法:美麗文,面紙多給幾張吧,一張會讓我的嘴吃到鼻涕的)
 
其實這件事我記得,但我從不覺有這麼難過和生氣。
小時候小朋友玩,被搶走畫冊有啥了不起的?
但是,透過回溯我才知道其實我內心是在意的,對於被威權脅迫這件事,衍化為我後來對於極度討厭被要求做我不愛做的事情。
我只要感到有被處於「威脅性」的場景,我內在便不自覺的升起高於一般人的警戒防衛心,「老娘跟你拼了」的號角聲隨即響徹雲霄。
 
後來我透過msn告訴老哥這件事。
他沒有回應,大概一向理性思考科學家腦袋的他,會覺得我找個故事唬弄他。
不過,回溯的重點不再追究對錯,而是幫助自己了解自己的恐懼或者慣習,知道怎樣不再未來的生活中,被莫名情緒不自覺的左右著。
如同「聖境預言書」裡說到,我們必須正視自己性格上的缺失,提醒自己修正,不在控制戲中重複演出,才能活的更豐富,體驗更多事情,甚至才能心想事成,如「秘密」一書。
 
做了回溯後身體好累,老師說那是因為我高度集中注意力,其實,哭的好累也是原因,呵…。
但當哭泣過後,清掉內心的負面能量,我會提醒自己當看到我那兩個遺傳她老爸邪惡個性的小姪女時,盡量控制我想揍她們的強烈慾望…。
 
哇哈哈  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