追蹤
<b>慾望之翼~張曦勻Claire高潮飛行</b>
關於部落格
我忘了為何能寫文,應該說那叫做天份,就跟你看見女人就興奮一樣,自然而然的.我忘我為何能感動你.或許我只是潛藏你心裡的寄生蟲,騷動了你欲言又止的貪愛狂蝕.我忘了何時開始說髒話,也許老天爺許我應該自己做自己,無謂你的喜好與厭惡.我愛自由飛翔,如我愛享受生命隨時隨地的任何一種高潮.



_uacct = "UA-435843-1";
urchinTracker();
  • 13857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2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追蹤人氣

催眠回溯案例分享~我的世界誰最懂(3)

「妳在哪裡呢?」我希望她試著感覺那時的自己是怎樣的情況。
 
她的眼睛在緊閉的眼皮底下,快速的轉動著,像是在搜索著些什麼。
「我在一片草原上斜坐躺著,那天氣…暖洋洋很舒服,我好像正在享受著日光浴,呵…,我發現我好像才16歲左右,我很年輕。我還看到畫面中我身邊有兩個ㄚ環在幫我搧著風,而我薄紗似的衣袖正隨風飄,很舒服…。」她邊笑邊繼續說著,「我看到我的夫君正從遠處向著我走來,我深情款款望著他,我很開心…。」

她停頓了一下,眉頭緊縮了一下,笑容像霜般迅速凍結。
「發生了什麼事?」我問。 
 
「嗯,我想…他要離開我…似乎是有戰爭,他為了國家必須到戰場上。他告訴我他必須離開了。」她的聲音顯得哀傷了起來,從她緩慢的語氣中,我也感受到她當時憂鬱的心。

她接著告訴我更為明顯的互動情緒:「我的夫君要我好好照顧自己,因為,他有可能會回不來…。我不想他離開我,我希望他能多陪陪我…但是,他的心思都在國家社稷上,他是個很正直的人,我不該阻止他的。 
 
戰爭之後,她終於等到了夫君平安歸來,但不知是事隔多年或是操勞過度,她眼前的夫君已經白了頭髮,而仍然年輕的她居然臥病在床!

這樣的發展的確令我驚訝,我請她去感覺一下,自己的身體到底出了什麼狀況?
她沉默了幾秒後告訴我:「我想我是憂傷過度…我的生活很富裕,但是我不開心,我想我的夫君陪伴我,但他卻忙於國事。」 
 
「但是他不是回到妳身邊了嗎?」 
 
「是的,但是我已經生病了,身體相當虛弱,他很難過…我感覺到他很難過的守在床前照顧我。」
我引導她繼續瞭解後來的事情狀況,「大概半年吧,他照顧我半年後,我便過世了。」 
 
「還是因為那憂愁而讓身體虛弱的病嗎?」我問。
她點點頭。 
 
「我當時覺得那一生就到此為止吧,但是我的夫君很哀傷,他覺得已經回到我身邊,為何我不能多與他相處更長時間?他說希望下輩子我們能相遇相處更長的時間,我也告訴他,來生再相遇。」 
 
比對她先前描述的今生遭遇事件,我對於這個故事有了一些想法,但我希望她能在自己的過往人生中有自己的體認,因為,那才是深層回溯的真正目的啊!
引導她去觀看那一生的自己,她暸解了什麼?

「我其實可以給自己和對方更多機會的,其實我的夫君和我感情不錯,而且他不是因為愛上別的女人而離開我,但是,我因為常感到獨自一人的孤單,所以心裡對他有些埋怨,或許…我想就這樣了結了生命,讓他也感受到孤獨的寂寞。」她深深地嘆了一口氣,發現年輕就讓憂鬱結束生命的過程,並沒有讓自己獲得快樂,看著心愛的人對她的內究,她更有著不捨。 
 
「我感覺到我那 時的夫君,就是我這輩子的前男友。他們的長相不同,但是我知道,我們之間互動的感覺,那就是他!」

我帶回今生,讓她重新去體驗國中時母親當時的心情。她若有所思的說:「我媽其實很無助,她覺得就像要滅頂在大海中,而我對她就像個浮木,她只是希望我給她一點安慰,但是我選擇冷漠…她感到很難過…。」 
 
那麼,那個妳無法原諒的小學老師呢?
「她只是個剛從學校畢業的菜鳥老師,她對我的責備也很愧疚,但是她實在沒有經驗,不懂怎樣妥善的與小學生相處。」 
 
體驗了對方的心情後,她的笑容又回到臉上。
她終於願意釋懷了那曾經在她潛意識中,糾結了許久的不舒暢關係。
她呼出了一口氣…

喚醒她後,我們聊著這次的回溯體驗。
她對於方才所敘訴的所有話語都很清楚,她問:「這是不是註定我這生一定要跟這男人在一起,因為我曾經離開了他?」

我笑了笑,她會問這問題,似乎是受了宗教或者東方社會中流傳的一種說法:前世虧欠。
但我卻覺得,我們可以更正面一點看待這問題的答案。
因為,在回溯中,重要的並不是你富裕或者貧窮,而應該是你富裕或者貧窮身份下,怎樣與人互動關係?經歷事情時又是怎樣的處理態度?
角色是外在的,然而你的性格與對事情的看法態度,才是可能影響你今生的習慣或者判斷。
前世的缺乏耐心,或者報復的心情,讓自己與心愛的人生死相離。
這生,有很多機會經歷很多段的愛情,你改變了前世與人互動的缺失嗎?
我想,這或許才是真正值得我們去思考的。

至於,前世的約定?
「如果妳有執著,那麼妳也信守諾言遇見他了,那麼妳也沒違背了自己,但是妳與他今生是怎樣的關係,妳今生應該有能力和自主決定權吧!」 
 
我們在討論的過程中,也發現無論是母親、老師或者前男友的互動中,她很慣常的感到不安與焦慮時,便選擇扮演「冷漠者」的角色,並且同時質疑起對方可能給自己的傷害。
但經過回溯的觀想,她發現其實對方並無惡意,「也就是說我其實先把事情想糟了,其實我身邊的人並沒有想遺棄我或者傷害我的意思,對吧!」她的聰明智慧很快的體悟到更多的東西,我猜,當她開始運用「同理心」去感受時,她心中的圍牆就會消失無蹤。
而我確信,她已經開始懂得自己了,在她展開燦爛的笑容起。
送她離開時,外面下著雨。
但心情卻是雨過天晴的舒暢。
 
我在她的故事中,同時學習著種種課題。
我不是神也不會通靈,但我知道我們的心會說話,只是我們經常忘了聆聽。
每一次的個案經驗中,都讓我也同時看到了生命本質中的美麗。
我們都有權利探索更多與了解更多的自己,不是嗎?
msn中,她告訴我她願意分享出她的回溯經驗,把獲得的正面力量也傳達出去。
我很開心認識她,更開心聽到她開始改變與人相處的方式,並且開始得到了愛。
祝福她~美麗的女子!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